返回学院首页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掬一捧暖香在心间

发布时间: 2019-12-06 作者: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浏览次数:1

清风掠过树桠,屋前的那棵老树飘来阵阵幽香,浪漫了整个心房,那时的我们还在路上,老人在树下摇着笔杆,等着我们回家。

我弯腰在树下拾起一片叶,触感颇凉,牵动了想念,恍然清醒了,环顾上方,有些许孤单,一低头,坠落一地黄花,忽而,金桂已离开了枝桠,它没有说话,也带走了他。只剩我们站在了树下,何话?

老人出门时天总是没亮,我们还在打盹,他手中打着星点般的手电筒,前头画了一个小小的圈,也不知老人能否看清那青石板,只知他匆匆地走着,目送他的只有屋前那棵老树,和那老树的芳香。

待老人回屋时,天已是亮堂堂的了,阳光透过树叶落了一地斑驳,看!树下总会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,踩在落花上蹦蹦跳跳。老人很心疼,但也从不呵斥。他佝偻着身躯,很小心地在地上铺上一层洗得发白的棉布,用竹杆轻轻拍打树枝,桂花落在那块洗得发白的棉布上,干干净净。他小心翼翼地筛选着,洗净,做成桂花酒,蒸成桂花糕,那清香在揭盖的那一瞬间就直抵我们的心房,随后吃得我们眉眼带笑,芬芳久久流于唇齿。这时的老人总会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发黄的本子,拿笔不知道在写些什么,我们只顾着吃不问他也不说。

去年回老屋,老人没有在树下坐着了,只看到树下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桂花,很多已经被人们踩成了泥土色,我有点难过,不似从前那般有踩花的乐趣,甚至有点惋惜,摸摸口袋想找个家伙捡点回去,让老屋也生点香气,老人却在门口嘶喊,不让我捡。

我转过头去,老人的身体大不如前了,是真的老了。老人道:“花开花落乃自然规律,跟我们过日子是一样的,我们要顺其自然,越纯粹越好没有必要加过多的心思在里面。桂花确实是个好东西,它在树上也好,落在地上也罢,这都是它的宿命,都是天地间的轮回,不用那么伤感。我们就平平淡淡地看待它们,也没有必要去捡起来,让自己为之拥有。”有一句话说的很好:“别爱太满,物极必反”。这香闻多了便也就厌倦了。

年前,老人病重,我们都回了老屋,未见老树。听邻居说起,之前有个大老板过来想买下这棵树,老人果断拒绝了。我们回老屋的前一天,老人便托村里的几个汉子把树砍了,我们都没有问老人为什么把树砍了,我们难过,但更怕老人的心里难过。那一晚老人走了,什么也没说。

我想,老人把树砍了的原因就是希望我们在今后顺应自然,简简单单的生活,不过于计较得失,不要贪婪吧!

如今的我,很难过,但依旧有一捧暖香在我心中陪伴着我。

(大学生记者团 张光美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